游客发表

航天发展股吧东方

发帖时间:2020-10-30 00:33:36

无疑,航天李东生拿“鹰之重生”来激励自己或TCL,航天当时确实让濒临绝境的TCL渡过一劫。但是今天,在其操盘下的TCL又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和舆论漩涡的中心,其个人也正面对公众的持续质疑,当年让企业重新焕发生机的“鹰之重生”理论是否已经变味?  TCL的掌舵者  李东生曾经对妻子魏雪说:  “TCL是一艘大船,我是船长,如果这艘船要沉没,那我一定会和它共存亡。”  的确,李东生已经和TCL进行了深度捆绑,他在多个场合都表达了这个意思,相信其余生也会和TCL站在一起。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李东生执拗与专注的一面,对认定了的事会坚持到底。  从1982年大学毕业后加入TCL集团前身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李东生将TCL从广东一家小型磁带工厂,发展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中国家电品牌,产业横跨半导体显示、彩电、手机、白电等多个领域,可以说其人生已经融入到了TCL整个发展的血脉中,人生与企业也共生共荣,休戚与共了,这种和企业的关系让我们可以类比于华为之任正非、格力之董明珠。  在创建壮大TCL的过程中,李东生不为外界诱惑所动,放弃了政府铁饭碗、婉拒了副市长的官位,为了落实“增量奖股”方案,不惜将自己和父母的房子抵押贷款上交保证金,可以说一心扎在TCL的发展上,可谓十分难得,也成就了彼此,一个成为全球家电巨头,一个成为改革开放中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家。  这种专注也表现在生活中,据报道,李东生家里的电器一定要用TCL的,当年并购阿尔卡特后,连手机也要用这个牌子的,并要求公司高管都必须用。  这种执拗与专注不断成就着TCL取得越来越大的成绩,但也让李东生信心极度膨胀,最终导致了后来的并购滑铁卢。  高光时刻遭遇并购滑铁卢  在TCL在国内业务顺风顺水开展时,李东生将目光投在了全球化发展上。2004年,TCL先后完成了对彩电巨头法国汤姆逊公司、阿尔卡特公司手机业务的并购,此举让TCL全球闻名,李东生荣登美国《财富》杂志封面,被授予“亚洲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称号。  但正是这两次并购,让李东生的事业经历了至暗时刻,人生从高峰回到了谷底。并购当年,TCL和汤姆逊合资公司TTE亏损1.43亿元,次年再次录得8.2亿元的亏损额,如果加上手机业务,TCL总共录得22亿元的巨亏金额,更要命的是情况继续恶化,并购第三年,仅彩电业务在欧洲区的亏损就高达25.96亿元,受此影响,集团当年再次亏损9.26亿元,A股上市公司被戴上了ST的帽子,企业高管不断出走,李东生也在股东大会上被点名批评,甚至被美国《福布斯》杂志中文版评为“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  事后盘点,将TCL拖下水的,除了并购的手机业务遭遇国外诺基亚的价格战和国内山寨机的双重打击外,更重点的是对于整个彩电技术发展趋势的判断失误上,虽然当时汤姆逊是全球彩电技术专利龙股票市场头企业,但其主要集中在显像管技术上,可现实是并购过后不久,彩电产品就过渡到液晶平板电视的时代。  正是这次打击,让李东生进行了深刻反思,并写下开头提到的文章《鹰的重生》,坦诚地剖析存在的问题,并以此为“噱头”对企业进行大张旗鼓的改革,最终TCL集团在2007年录得净利润3.96亿元,如愿实现扭亏摘帽,避免了退市的尴尬。  但我们从各种报道来看,李东生始终没有承认这次并购完全失败,认为是TCL全球化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阵痛和付出的代价,他在不同场合多次辩解:  “现在来讲,不能说并购是失败的,应该说是遇到挫折、是对于两次并购的复杂程度和资源需求准备不足,即使现在来看,我们还是会走这条道路。”  “没有并购,就没有后来全球化的TCL,只不过我们付出的代价非常大,我们遭遇的困难比预想的多,但是我们活下来了。”  ……  这种解释让我们看出其倔强固执的性格,与其当初的深刻反思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其构成一个矛盾体。也让李东生在决策信条中,没有所谓的失败或终局,有的只是更长远的眼光与视野。  不过,在批评者看来,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李东生,其骨子里早已打上了“成王败寇”的烙印,一切都是围绕将TCL的权杖牢牢地攥在自己手里。甚至有分析指出, 其之所以收购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醉翁之意也不在其一贯强调的全球化而指向了“功高震主”的万明坚,后者也在并购一年后黯然离开TCL。  这些和后来其推动上市公司的重组,构成了各界对李东生最大的质疑,也将其推上了舆论漩涡。  推动上市公司重组遭质疑  2018年12月7日, TCL集团宣布拟合计以47.6亿元向TCL实业控股(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CL控股”)出售家电、通讯、消费电子等智能终端业务及相关配套业务, 根据2017年末的数据显示,本次出售标的总资产为635亿元,占上市公司总资产的39.61%;2017年标的资产共实现营业收入809亿元,对当年TCL集团营业总收入贡献比高达72.39%,重组后的上市公司将重点聚焦在华星光电的显示面板业务上。  根据天眼查提供的工商信息显示,本次资产的受让方TCL控股分别由机构股东惠州砺达天成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与自然人股东钟伟坚持有99.99%与0.01%的股权。那么几乎全资持有TCL控股的惠州砺达天成是什么背景呢?我们研究其股权构成发现,其正是由TCL掌门人李东生控股持有51%的股权,其余49%的股权分别由杜鹃、黄旭斌、廖钱与王成的TCL高管持有。这意味着,TCL集团积累数十年的核心资产完全转移到了以李东生为核心的TCL管理层手中。  方案一出炉便引发巨大争议,有中小股东指责李东生的行为是“贱卖资产”,称其通过低价把TCL集团的核心资产转移到自己控股的公司名下, 严重侵害了中小散户利益。深交所更是发出了涉及出售资产必要性、交易支付安排、标的评估定价、商标使用、资金拆借等31个问题的问询函。  这次重组争议的焦点在于这种通过“左手倒右手”的手段,以不到50亿的价格转让包括电视机、冰箱、空调、洗衣机等核心业务和资产是否偏低?另外,剥离贡献了过半营收的智能终端业务, 把“赌注”放在面板业务上,大大削弱了TCL集团未来发展的想象力。  最终,李东生使出浑身解数,重组方案于2019年1月7日终获股东大会通过。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和当初万明坚的结局一样,在投票中对资产重组剥离方案投了弃权票的贺锦雷,6个月后正式辞任TCL集团董事、副董事长。  TCL集团重组完成后更名为TCL科技,其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收749.33亿元,同比下滑33.90%;归母净利润26.18亿元,同比下滑24.50%;扣除非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更是从15.87亿暴跌至2.35亿,从业绩上看,重组后的TCL集团并没有给公众带来惊喜。  在接下来的2020年上半年,TCL科技净利润为12.08亿,继续同比下滑42.26%,更让人唏嘘的是,其扣非净利润只有1.82亿,同比下滑27.39%,净资产收益率仅为4.11%,比定期存款的收益高不了多少。而剥离的在2017年亏损17.57亿元的612亿营收资产,却在重组公告披露23天后结束的2018年度,神奇般的扭亏为盈——净利润近3亿元。  2020年9月2日,一则李东生董事长误操作自家股票的公告,将TCL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禁让人回想起,这些年来一直以实业示人的企业家李东生其实痴迷于资本运作,重组并购、低价增发,不一而举。  具体到备受争议的这次产重组,就是这些被李东生归为己有的上市公司核心资产,曾经被李东生作为TCL“鹰之重生”的辉煌例证,在剥离时却视作“不良资产”,剥离完成后,由李东生领导下的团队又宣布“五年2000亿元”的梦想计划——这等于再造一个TCL,这是剥离还是核心资产的转移?背后涉及的利益叫人惊诧,甚至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次重组的最终的目的就是使TCL实现李东生的私有化。结果也确实如此,李东生控股的TCL控股,控制了TCL集团过去几乎所有在消费电子领域的主业资产。  站在今天来看,李东生对于TCL来说无疑是其真正的缔造者,其作用之大无人能够撼动,一度让TCL获得新生;但随着多轮事件的推动,关于他的种种质疑也一直不绝于耳,甚至有人认为,这样的操作背后并非TCL的“鹰之重生”,而是李东生个人资产的“鹰之重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答案。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发展东方股票市场

航天发展股吧东方

航天发展东方股票市场

航天发展股吧东方

航天原标题:发展活久见!发展万人排队、2小时抢光 蚂蚁打新有多火?2000亿杠杆资金涌入 机构:像不要钱一样!A股周四见蚂蚁集团IPO招股引爆港股打新氛围。10月27日蚂蚁集团在港股正式开启招股,多家港股券商人士向记者介绍,当天上午打新火爆,有港股券商交易软件网络拥堵,有投资者哭笑不得,称第一次排队打新。综合多家银行、券商数据,蚂蚁集团IPO孖展暂录超过2000亿港元(约逾1730亿元人民币)。业内人士分析,投资者参与踊跃主要因为蚂蚁集团入场费低,阳光普照,大概率会中签。根据机构测算,如果甲组(散户)有100万人参与,一手中签率将高达80%以上。与此同时,科创板网上打新将于本周四开始。10月27日蚂蚁集团进行网上路演,高管认为定价水平合理,境内外主流机构投资者普遍认可公司持续增长前景和长期投资价值。同时还对金融监管、与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关系等热点话题进行回应。“活久见”、“像不要钱”10月27日蚂蚁集团港股IPO开启招股,首日打新投资者热情高涨。综合多家银行、券商数据,蚂蚁集团IPO孖展暂录超过2000亿港元,其中大华继显借出280亿。有券商当天上午一度出现系统卡顿情况。有富途证券的用户表示,参与蚂蚁集团打新时,富途页面多次显示“系统繁忙”。成功打开页面后,网页又提醒“认购高峰,正在排队”。多个富途证券用户截图显示,排队人数超过1万多人。西南地区一名富途证券的客户表示“活久见”,称第一次在港股打新过程中要排队。北京一名富途证券用户表示,虽然最后成功认购,但过程并不容易,页面屡次出现黑屏或者卡顿。富途证券相关人士解释,由于蚂蚁认购火爆,上午富途独家额度释放时造成短暂的网络拥堵,已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券商中国记者此前从富途证券了解到,该公司已对全流程各个节点都做过载保护,保证就算超过最大服务能力,系统也不会直接宕机;同时还进行了系统扩容,保证有3倍以上的容量冗余。截至27日18:00,用户通过富途证券认购蚂蚁港股IPO金额已经突破200亿港元,认购客户数突破9万人。认购倍数超过6倍。另一家互联网券商也出现认购踊跃的场面。一名老虎证券用户向券商中国记者感慨,融资额度秒没,“一大早就有几百人排队抢额度,像不要钱一样。”据老虎证券相关人士表示,通过老虎证券认购蚂蚁新股的金额在15分钟内突破百亿港元。全市场提供最高融资杠杆倍数33倍的华泰国际,涨乐全球通负责人朱亚莉表示,首日就放出近300亿融资额度。“第一天的额度充足,1个小时之内还剩下小部分余额。”她表示,涨乐全球通引入了排队系统,当天未出现并发拥挤状态,系统在12点放额度时,短时间内曾出现一点卡顿,但整体上没有任何影响。一家银行系背景的中资券商人士表示,客户提前预留资金,认购较从容有序,预留的资金1-2个小时已基本被消化。此外,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汇丰银行发言人称,截至27日18:00,已接获超过500亿港元的蚂蚁IPO贷款申请,此前该行已为客户预留超过1000亿港元资金作蚂蚁集团新股认购贷款。但也有投资者对此次蚂蚁打新“不感冒”。一名香港私募基金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不考虑打新蚂蚁,主要基于对整个市况的考虑,“近期行情不理想,美股震荡,恒指表现一般。我们未来会在二级市场中寻找投资机会,短期内并不打算参与。”港股中签率或阳光普照对于港股打新火爆原因,业内人士表示主要因为蚂蚁集团认购门槛低,十分亲民。公开资料显示,蚂蚁集团拟发行16.71亿股H股,其中公开发售4176.8万股,每手50股,散户一手入场费仅为4040.3港元。若公开发售认购倍数达到20倍及以上,根据回拨机制,需要回拨至10%,那么蚂蚁集团公开发售股份总数将增至1.67亿股,即334万手,甲、乙两组各167万手。根据老虎证券投研团队测算,甲组若有100万人参与,一手中签率至少在80%以上,普惠基本没问题;若参与人数低于80万人,一手中签率将实现100%。深圳一名港股投资者表示,此前已经分析出蚂蚁一手中签率会高于其他新股,“如果本金不是很多,其实可以采用‘多户一手打新’策略,提高中签率。”他告诉记者,有朋友在一个月前已经准备多个账户,其本人手上就有5个港股账户。前述银行系中资券商人士表示,对于100万港币本金以上客户的打新中签率,预计中签率不高,“部分高净值客户考虑观察暗盘和上市后的情况二级市场配置。”科创板网上路演回应热点问题蚂蚁集团科创板打新盛宴将在29日开始,27日公司进行网上路演。投资者对蚂蚁集团兴致盎然,3个小时的路演有近200个提问。其中,蚂蚁集团在科创板的估值和定价问题出现次数最多,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问:公司目前的估值已经非常高了,请问后续的业绩能否支撑公司的市值继续增长?蚂蚁集团首席财务官韩歆毅:公司在本次发行过程中,与境内外主流机构投资者进行了充分的交流,投资者普遍认可公司持续增长前景和长期投资价值,认为目前的定价水平合理。公司有信心在未来保持业绩良好增长态势。具体措施包括:公司持续推进产品与服务的创新,以吸引更多的用户,提升用户活跃度;不断完善平台能力,以使金融机构能够更便捷的接入我们平台,服务我们的用户;用安全、可信的技术促进各参与方之间的互信;致力于推动生态系统的开放与透明;以及持续投资,完善数字基础设施,让生态系统的参与各方能够享有更好的体验。问:蚂蚁集团上市后可以说是A股最大的上市公司了,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贵州茅台及其股价的?公司是否会超过茅台股价?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茅台是一家很优秀的企业,我不方便评价其股价。我想27日蚂蚁集团能够登陆中国的科创板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支付宝和蚂蚁集团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中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得益于改革开放和各方对创新的包容和支持。蚂蚁很高兴作为一个数字技术的标杆企业,在A股和H股实现同步上市。能够与A股的投资人分享这个改革的红利,以及中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巨大机会。同时,蚂蚁集团登陆A股也证明了整个国内资本市场改革的巨大成果,科创板的制度和国际接轨,为我们提供了这一机会。蚂蚁作为科技公司登陆科创板也为更多的科技企业在A股上市提供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和标杆引领,可以吸引更多优秀的科技企业在A股上市。问:请问如何看待跟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我们和金融机构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共赢。蚂蚁集团致力于推动普惠发展,服务那些以前没有被服务到或者没有被服务好的80%的群体——普通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我们用目前最好的技术和创新为他们提供需要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一个增量市场,不是一个存量的博弈。不是零和游戏,而是做大蛋糕并共同分享。我们共同创新产品,共同服务这个增量市场并共同分享这个收益。我们跟金融机构的合作也不只是销售渠道的合作,而是提供数据洞察、智能化的风控和技术服务以及能够基于客户洞察进行产品创新。我们不是销售驱动,而是以客户价值驱动,核心在于解决用户的痛点。我们不是把金融机构当作资金来源,我们追求与金融机构的共同创新,为用户设计适合的产品。双方的能力高度互补。在数字化的普惠道路上,只有同路人,没有竞争者。问:公司上市之后如何应对金融监管,业务模式是否会面临政策风险?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尽管面临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的不断变化,蚂蚁在持续经营过程中始终坚持三个原则:第一是坚持普惠:致力于建设金融服务的“毛细血管”,为金融机构经营的“主动脉”提供有力补充,共同实现普惠、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目标;第二是坚持开放平台模式:蚂蚁为金融机构提供平台与工具,帮助金融机构向未被充分服务的消费者和小微经营者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并帮助金融机构更好地管理风险;蚂蚁与金融机构互补、互信的合作创造了可持续的共赢合作关系;第三是坚持守正创新:守正创新是蚂蚁保持竞争优势的关键,蚂蚁在致力于以创新方式发现和解决客户需求的同时,始终严格遵守届时适用的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致力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坚持用户信息及个人隐私保护,并将根据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的变化对业务开展的具体方式进行适时调整以保持行业最佳实践。

航天发展股吧东方

从已公布财报的上市券商来看,东方三季度业绩延续了上半年爆发式增长态势。截至10月27日晚间,东方至少有10家券商已公布三季报,各家券商前三季度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具体而言,上述10家券商中有8家净利润增幅超过50%,东方财富(东方财富证券母公司,下同)净利润同比增长最高达到了143.66%;华林证券紧随其后净利润同比增长116.08%;中信建投前三季度净利润最高,为74.91亿元,同比增幅也达到了96.11%;而增幅最小的东北证券净利润同比增幅亦有12.03%。回顾前三季度,资本市场交易活跃度提升,带动券商经纪业务增长显著。叠加资本市场改革加速推进,证券行业经营环境持续改善,投行、经纪、两融等业务的快速增长,给其业绩带来了强有力支撑。虽然流动性收紧忧虑与市场交投热度回落,导致近期券商板块表现平淡,但不少分析师认为,从券商长期受益于资本市场改革来看,券商板块向上的逻辑依然成立。前三季度券商净利增幅可观10月27日晚间,红塔证券、第一创业、国海证券、东北证券相继发布了前三季度业绩,至此,已有10家上市券商率先交出了成绩单。尽管其中仅有中信建投一家头部券商,但从中已经可以大致窥探出上市券商前三季度业绩整体表现。首先从营业收入来看,今年前三季度,中信建投凭借158.59亿元的营收暂居第一,同比增长63.55%,显示出良好的增长势头;其次是东方财富、东北证券分别实现营收59.46亿元和50.78亿元,但同比增幅却分化明显,分别为92%和-18.72%;除此之外,长城证券、西部证券、国海证券、红塔证券4家券商前三季度营收也超过了3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红塔证券前三季度营收增长迅速,同比增幅达到了161.40%;而今年凭借着互联网金融优势业绩大增的东方财富,营收同比也实现翻番,增幅为118.33%;但山西证券和东北证券营收负增长,分别同比下滑37.895和18.72%。在净利润方面,中信建投仍旧一骑绝尘,以74.91%的净利润暂居首位,同比增幅也达到了96.11%;首家发布业绩的华林证券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实现翻倍;而包括西部证券、红塔证券等在内的5家券商净利增速也超过了50%。中航证券非银行业分析师胡江表示,三季报陆续落地,就已公告上市券商业绩表现看,年内业绩增幅进一步扩大。预计下半年在注册制改革下,券商板块将迎来业绩驱动时期,建议重视三季报超预期表现下低估值券商个股投资机会。经纪、投行助推手续费收入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今年两市股票、基金累计成交额为168.38万亿,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06.5万亿,同比增加58.10%,其中A股累计成交额为158.39万亿,同比增幅为58.61%。二级市场的交易活跃,无疑使得券商经纪业务收入水涨船高。而注册制的全面推进和新三板公开发行的落地,也进一步催热了今年一级市场的红火态势。截至10月27日,wind数据显示,年内已有765个股权融资项目落地,总金额为1.3万亿元,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总金额。其中共有314个IPO项目,远远超过2019年的203个项目,IPO融资规模也达到了3883.2亿元,相比去年全年的2532.48亿元,增幅为53.33%。在此背景下,经纪业务和投行业务成为了券商手续费和佣金收入的两大马车。例如中信建投就在三季报中提到,前三季度其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85.02亿元,同比增加54.61%,主要是本期经纪和投行业务手续费净收入增加所致;营收同比翻倍的红塔证券也表示,其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比增加44.66%,主要是经纪、投行、资管业务收入增长;类似的表述还出现在其他多家券商的财报中。两融业务拉高利息收入与此同时,伴着沪深两市的成交活跃,投资者对于融资融券服务的需求随之增加,两融业务也大幅带动了上市券商的利息净收入。中信建投非银行业分析师赵然提到,随着证券业服务资本市场的能力持续提升,盈利能力也将随之改善。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重资本化发展,扩大净资本补充途径,提升杠杆水平,将资产负债表服务于客户需求,担当重要的资金供给方。例如,东方财富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高达10.97亿元,同比增长88.51%,就是系融资融券及存放金融同业利息收入同比增加所致;长城证券也表示,其利息净收入前三季度同比增加77.60%,主要是受两融利息收入增加影响。但需要注意的是,除两融业务外,券商利息收入还会受到股票质押回购、新增融资成本等因素的影响。例如国海证券就提到,因股票质押回购利息收入及债权投资利息收入减少,本期其前三个月利息收入同比减少26.97%;红塔证券则表示,其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为-2.05亿元,主要是新增融资引起了利息支出增加。自营投资继续贡献大头众所周知,越来越多的券商正在朝着重资本道路发展,自营业务也在近年来成为券商收入的主要来源。以中信建投为例,其前三季度投资收益为56.54亿元,同比增长188.55%,相当于同一时间内该公司营收的三分之一,主要正是因为交易性金融资产投资收益增加。类似的还有国海证券和红塔证券,其前三季度投资收益分别同比增长156.62%和144.71%,原因也是“实现投资收益增加”或者“持有及出售金融资产取得的收益增加”。不过,并非所有券商的自营盘都是营收大户,例如山西证券投资收益虽同比增加38.64%,但相比于业内同行仍显得增速较慢,而华林证券前三季度投资收益更是因债券和衍生品的获利减少,下滑了34.19%。需要注意的是,三季度仍有券商继续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对公司业绩造成了一定拖累。例如山西证券就公告称,截止三季度末,该公司累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人民币1.4亿元,将减少净利润1.05亿元。

航天发展

东方航天

发展东方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